( ´•̥ω•̥` )

想了十分钟觉得自己没什么好介绍的⊙▽⊙

重新传一张有滤镜的(ಡωಡ)hiahiahia

【周叶】一个小小的脑洞。。

就是叶修突然变成了小婴儿的样子(前面根据开头可以写成正常向或者ABO未来之类的)
然后突然出现在小周门前。小纸条(或其他方式)说拜托照顾这个婴儿。
然后小周各种不擅长照顾闹出一些乱子到后面开始慢慢熟悉。
主要视角应该在叶。叶修一开始很懵,然后被小周抱着的时候就看着小周。然后在慢慢的相处中逐渐喜欢上小周(前面设定也可以是小周暗恋叶修。然后叶修知道的时候被吓到了)慢慢被吸引

我实际上就是想闻叶修身上的奶香味(番外大概就是想抽烟hhhhh)然后想看小周实力宠然后奶爸周_(:з」∠)_

虽然表述不太好但是如果有因此得到灵感想写文的留言吧(我估计一辈子都写不出来)
还有希望能听一些别的设定啊_(:з」∠)_

水手服腿毛战士:

今天因为某种大家都懂但是又不是很懂的原因,好多太太被封号了。

我跟你们嗦!其实还有一种可以保存文章和评论的方法!(应该很多人都知道吧但是我还是来讲一下)

打开网页版lof→找到上方首页栏→点击导入/导出→输出博客的源文件→完成

虽然热度会没有了但是文章图片和评论都会保存下来哦!!!爱你们!一定要存活下去!

袋鼠乐:

给全世界最帅的我的老叶!生日快乐!

CN:夕楼76

摄影thx:今天的李嫂 
制衣thx:-袋鼠乐- 
后期thx:1900桐生 
场地:脑洞G摄影工作室

全套片可以移步微博:http://weibo.com/1799599962/F2XhYfnq2?from=page_1005051799599962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#_rnd1496036699776

如果能跟我一起在我的微博左边给老叶打call就更感谢了!戳这里:http://weibo.com/2449696285/F5l938ExT?from=page_1005052449696285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

老叶的生贺我自己没图放!就把自家老叶的图偷过来啦!偷偷表白一下!!夕楼实在就是叶神本人,让我成功的从一个平吹变成了叶吹!因为不是自己拍的片子所以只运了两张,其他的宝宝可以去老叶本人的微博或者我的微博去看!!比心!来!叶吹们来跟我一起打call!

全职不败·荣耀不灭:

#转推#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能不能好好穿衣服了!!!

极寒之境:

#冯主席有话要说#

为了喜迎国庆冯主席特别向各位提出穿衣打扮六要十二不要。

好像一口气黑了好多人相信我我真的是粉!!!

你们这些职业选手都给我把衣服好好穿啊!!!让人省点心行吗!!!

 ...画的是那个男人穿衣建议的梗。

原梗:http://weibo.com/2549228714/Ac2nxcscC 

我也觉得我自己真是闲着蛋疼....答应我看完不要拉黑我。

【周叶】《网瘾少年的正确戒断方式》- 01.家教

川如色:

【周叶】《网瘾少年的正确戒断方式》by:川如色

 

+ 现代,部分原著背景,大量私设

大周小叶,家教周X网瘾少年叶

+ 轻松,温馨,依旧色气满满

+ 请勿站内转载:)

 

+ 01.家教 +

 

“你要不要试试做家教?”

 

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周泽楷差点儿以为自己是不是幻听了。

就连走在旁边的两位室友都是一副诧异的表情。

“你在跟谁说话?”杜明瞪着眼睛,指了指江波涛又指指自己,“他还是我?”

“你上学期全过了吗,挂科小王子?英语四级都过不了你拿什么教别人啊?”方明华十分嫌弃地把他推远一点,又扭回头来抓着周泽楷的胳膊诚恳地重复了一遍,“怎么样学霸周,家教而已,很简单的,考虑一下?”

同样的话说两遍,那就肯定不是在开玩笑,而是真的这样建议。周泽楷果然没有立刻否决,只是摸摸下巴,低头陷入长久的思考。

 

5月初的H市,气温已有显著上升,很多人都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清爽的夏装,这样的改变在大学校园里尤其明显。

单就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这一路,迎面走来的人中就有一大半穿起了轻薄的短袖,如此一对比,还沉迷于长袖衬衣的周泽楷一行就显得有些落伍了。

在图书馆里待着时还好,出来一晒太阳,确实有些燥。江波涛是怕热不怕冷的体质,一边伸手把袖子卷高一些,一边参与讨论:“乍一听确实有点异想天开,但仔细想想,还是很有道理的。”

杜明费力地将视线从一个穿短裙的漂亮姑娘身上收回来,莫名其妙地问:“道理在哪里,我怎么没看出来?”

江波涛不愧是全班人缘最好的存在,此时不仅没有吐槽他突然降低的智商,反而还很耐心地解释说:

“道理就在于,教师是一份说多听少的工作,而小周最不擅长的事情就是说话了。让他去做家教,那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,不上都不行。以前的他或许没有必要这样逼自己,但是现在不同了。”

江波涛的话说到这里,点到即止,至于哪里有什么不同,就不需要再赘述了。他们是同寝的兄弟,一路从大一到大三,低头不见抬头见,对彼此的了解还是很充分的。

“周泽楷做家教”这一议题有多惊悚、多可怕、多犯规,从杜明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。他真的没有刻意夸大,如果要从Z大里随便抓一个人去做家教,任何人都比周泽楷更合适。至于原因?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——因为他实在是太太太不善言辞了。

 

“周泽楷”在Z大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,甚至在整个H市的大学圈里,他也小有名气。

很多人最初认识他,是因为他的帅气。

从进大学校园的第一天起,周泽楷就稳稳地坐上了校草的位置,哪怕之后有两届充满竞争力的学弟入学,其中不乏身材爆好的体育生和国防生,也丝毫没能动摇他在全校师生心目中的地位。

与其他学校还要搞投票、来来回回折腾N多轮不同,周泽楷是校草,这个结论在Z大一点儿争议都没有。任何一个想拿此话题炒冷饭的人,都被广大人民群众乱棍打死了。

而周泽楷的身材和颜值,也确实担得起“校草”一名。就连任教多年的老教授都曾竖起大拇指,毫无压力地称赞他是:教过的学生中长得最好的男生,估计未来很多年内都没有人能够超越。

对此,全校师生都表示:老教授是实在人,说的都是大实话。比心。

有如此庞大的粉丝基础不可怕,可怕的是,周泽楷不仅长得帅,同时还兼任学霸,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。

光电信息与工程作为Z大的明星专业,说起它有多难报,很多人都是一把血一把泪,而周泽楷对当年的高考,只有两个字感想:……还好。

什么还好?是难度还好?发挥得还好?还是都还好?没有人知道。大家只能从这轻描淡写的两个字中,领悟出一种轻轻松松的学习态度。

对别人来说艰辛得要命的高考,放在学霸周眼中,也只值一个“还好”而已,就连详细说一下哪科简单哪科难都懒得。就是这种强大实力支撑下的游刃有余,让无数对学习没有办法的人无语凝噎,也让很多脑残真爱粉的心都要萌化了。

不过人无完人,上帝给你开了一扇门,一定要关你一扇窗。

周泽楷广为人知的特色除了帅和聪明以外,还有一点:沉默寡言。

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,与“校草”二字同时出现的形容词应该还有:阳光、开朗、爱玩、健谈,甚至花心。

然而以上几点都与周泽楷完全不搭边儿。在有过面对面的交流之后,他给很多人的第一印象都是:腼腆、害羞、低调和话太少。

把周泽楷丢进一个团队,就像把一滴清水滴进大海,他融入得很快,也不会有任何特殊的颜色。英俊的长相或许会博一把眼球,但时间长了,所有人都会发现:他没有什么不一样。

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,有着普通学生必备的简单与真诚,也有着普通学生该有的积极进取,甚至比普通学生还要平和。

“校草”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花名,不会为他带来任何特权,也不曾让他产生更多追名逐利的动力。他只是Z大几万莘莘学子中的一员,非常平凡的一员,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是独一无二的,那也是他令人心碎的坑爹话术……

每次提起这个问题,周草的同班同学们都会露出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,没有人比他们更能体悟“不会说话”是一种何等毁天灭地的缺憾了。明明上嘴皮碰碰下嘴皮就能搞定的事儿,一旦到了周泽楷那里……简直要了老命了。

所以在班级里还流行着这样一条潜规则:

如果你没有被周泽楷急得吐过血,那你一定不是合格的光电人。

 

有鉴于校草周的缺点世人皆知,经江波涛略一点拨,杜明也马上反应过来了。他想得还要更深一点,边走边伸头问方明华:“老方,你干嘛突然提这茬儿,是你有亲戚朋友要找家教?”

方明华是H市本地人,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在外校,所以他每周周末都要回家。周一再返校时总是大包小包地带着不少零食,其余三人备受“接济”,对方明华一家是满怀感激的,一旦有自己能帮忙出力的地方,绝对不会消极推脱。

“不是我家里人,是我爸妈的好友,叶叔叔家。”方明华说,“我小时候我们两家是邻居,关系很亲近,各自搬走之后也一直有联系。他们家有一对儿双胞胎兄弟,哥哥调皮捣蛋,弟弟要乖一点,都挺聪明的。”

“那是谁需要找家教?”江波涛帮忙追问。周泽楷在旁边附和地点点头,也好奇地看着他。

这就是他们寝室四人花三年时间培养出来的交流模式,别人能代劳的都要积极主动地代劳,如果指望周泽楷自己问的话,天都黑了……

方明华大哥入戏太深,摇着头,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:

“是哥哥。他今年高二,下半年马上要高三了,还一点儿觉悟都没有,从去年年底开始就沉迷网游不可自拔。五一之后的期中考更是烂得一塌糊涂,班级名次掉了20,年级排名就更不用说了。叶阿姨头发都愁白了,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,一夜之间就老了十岁……”

“喂喂,过头了过头了……”杜明赶紧打断他,“有事说事不要乱煽情,前面还挺靠谱,后面就飘了啊。”

“他的父母没跟他谈谈?”江波涛一副过来人的口吻,“都高二了,能明白事理吧?”

“谈了,还谈了好几次呢,根本说不通。”方明华的语气听起来特别沉痛,“反正青春期的小屁孩儿就是一个词——不可理喻。叶阿姨他们没辙了,就想找个没有代沟的年轻人来做家教,能补救一点是一点。要是实在救不回来,那就随他去吧,反正他们家有钱有势,未来也不愁出路。”

周泽楷在听到最后这句话时微微皱了皱眉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这是在表达不认同。家庭教育和沟通对于孩子的重要性不是金钱可以替代和弥补的,他不清楚叶家的父母为什么会对大儿子这么没辙,但单从这一句话就可以推断,肯定不仅仅是孩子叛逆的问题。

“那哥哥的性格怎么样,好相处吗?”江波涛继续打探情报,“小周第一次做家教,你得给找个软柿子捏啊,不然就他这一小时三个字的时速,得跪。”

“而且为什么是男生啊,快去给换个妹子。”杜明也在旁边起哄添乱,“要漂亮的!”

“换什么换啊,就这一个,没得挑。”方明华恨不能朝这俩货竖中指,只可惜大庭广众的,太影响形象,“我家在我十岁的时候就搬走了,所以印象也不深,就记得叶家有两个小团子,长得漂亮,软萌萌的很可爱。哥哥整天欺负弟弟,弟弟就哭着满院子跑,不过要是有谁挑衅,哥哥也总是护着弟弟的。总的来说,本性应该不坏吧,就是玩游戏成瘾,影响学习而已。”

 

就说话的这么会儿功夫,一行人已经溜达着回到了寝室。四人一间,成员和床铺的相对位置一直都没变动过,只是边边角角的地方,堆了很多大家公用的东西。

想当初,很多围观群众都以为跟校草住同宿舍的方明华三人会亚历山大,说实话,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也确实有过这样的忧虑。只可惜世事难料,这种忧虑只存活了一星期,周泽楷闷蛋一样的低调个性再次拯救了全世界……

你要说他拽?他真的一点都不拽,多夸两句都会脸红。

你要说他冷酷?他也真的一点都不冷酷,任何人跟他说话,他都会耐心又认真地听,哪怕对方已经心跳加速语无伦次。

你要说他难相处?那就真是冤了个大枉了。

“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小周更好相处的校草了。”——by:每一个合格的光电人。

 

“所以,你考虑得怎么样?”

方明华把背包随手往自己的书桌上一丢,转身从小冰箱里摸出一罐可乐,特别殷勤地捧到周泽楷面前:

“试试呗?没有尝试就没有进步,家教而已,难不倒你的。”

周泽楷深沉地盯着这罐可乐半天没有动,明显是在思考。方明华早就习惯他的这种慢半拍,当下没有表现出半点不耐烦,诚挚的脸上依然写满期待。

几分钟过后,周泽楷终于表态,不过这次是个疑问句:“为什么是我?”

言下之意:班上有这么多学习优秀的人,为什么偏偏找我?

方明华对此早有准备,回复脱口而出:“因为只有你有语言障碍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真是,直白得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。你含蓄一点会死吗会死吗?

周泽楷难得被噎住,哭也不是笑也不是,旁观的江波涛和杜明没有这种顾虑,早就已经笑疯了,拼命拍桌子,还不忘给方明华比大拇指夸他干的漂亮!

“好了不逗你,我开玩笑的。”方明华也是笑眯眯的,眼睛眯成一条缝儿,看上去真是特别、特别坏,“不过我确实认为这是个好机会,尤其是对你来说。我们去做家教,要么是为了赚零花钱,要么是为了还人情,你不一样,做家教对你的提升和帮助是根本性的。这个职责可以敦促你,无论多么困难,都要努力用语言去表达,因为你总不能用眼神教学生怎么做题吧?”

用眼神教学生?这当然是不可能的,哪怕帅到飞起的周泽楷也没有这个本事。

方明华的话很浅显,也很在理,大学、以及大学之后的工作,都要求周泽楷有更好的语言表达能力。就算他日后读博、专职做研究,也依然会有需要走到台上做演讲和说明的一天。逃是逃不掉的,必须要重视,更要坦然面对。

早一点改善,早一点获益,方式有很多,做家教的成本最低,也最简单轻易。

由此看来,尽管全班人都对周泽楷的不善言辞倍感蛋疼,但他们没有一个认为这是难以启齿的缺点。

寡言的小周是很可爱的,但他们同样期待他能冷不丁说个笑话的一天。而方明华显然也一直记挂着这件事,有了恰当的机会,没找别人,第一个就瞄上了学霸周。

当然,如果能顺便把叶家哥哥教好,也是很喜闻乐见、两全其美的事情嘛!

 

写满爱心的好意摆在面前,如果再不领情,就显得自己太没有人情味了,更何况从一开始,他就对此充满兴趣。

周泽楷没有再吊胃口,他很爽快地接过方明华手中的可乐,无意识地轻晃了一下之后才想起来有个很重要的问题,一直被大家忽略了:
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目的达成的方明华眉开眼笑,一字一顿地回答说:“叶修,他叫叶修。”

 

×××

 

“叶修。”

 

窝在床上看书的少年好似没有听到,连头都没抬,只是习惯性地再次伸手抓了两片薯片塞进嘴里。

看他没有反应,站在门口的中年女子又抬手敲了敲房门,语气稍微严肃了一些:“叶修。”

大概是她的坚持起了效果,少年终于舍得把眼光挪开,不情愿地落到门口的方向。

“我们给你请了一位家教,是Z大的高材生,叫周泽楷。下周起,每周周六和周日的下午他会到我们家来给你补课,一直到这学期结束。我希望你能跟他好好相处,可以吗?”

少年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没有很高兴,也没有不开心,就是很冷淡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眼看他的视线又转回书本,叶家妈妈只觉得深深的无力。她一直在试图跟自己的大儿子沟通,也一直在努力理解他的想法,可惜效果始终不如人意。

也许这就是所有家庭都会遇到、也必定会经历的一个过程,叶修更聪明、更有主见,所以这个过程也变得格外困难。

 

轻轻叹一口气,叶家妈妈在离开的时候体贴地关上了房门,卧室里再次陷入微妙的宁静。直到半小时后,少年把一整包薯片消灭干净,下床扔垃圾时才摘掉了入耳式耳机。

他把薯片袋子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,然后叉着腰站在房间中央发了好一会儿呆,最后才迷茫地搔了搔头发:

“我妈刚才说了什么来着?”

 

 

 

+ TBC +

+ 关于H市和Z大,因为没有去过,所以有大量私设,如果与现实不符,请理解为平行世界

+ 会努力填坑,但仍然友情建议:跳坑需谨慎哦=v=

靴下猫腰子:

 

我曾想死是因为,心已空无一物。
感到空虚而哭泣。一定是因为想要填满自己。

我曾想死是因为,鞋带松开了。
不擅长重新系起,与人的牵绊亦是如此。

我曾想死是因为,少年凝视着我。
在床上下跪,向那天的我说抱歉。

我曾想死是因为,被说成是冷酷的人。
想要被爱而哭泣,是因为尝到了人的温暖。

我曾想死是因为,还未和你相遇。
因为像你这样的人生于这世上,我稍稍喜欢这个世界了。

 

一边听这首歌,一边脑补着代我,,实在是QWQ